客服热线:4008-808-178

(周一至周五8:30-19:00|周六至周日9:00-17:30 )
app

【推荐】了解亚投行前,有必要知道何为布雷顿森林体系

2016-03-02礼德财富人气:

3月17日,中国主导创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迎来了几位来自欧洲的创始成员国。英国《金融时报》昨爆出新闻称,继英国之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三个欧洲大国决定加入亚投行,这一消息立即激起全球媒体的热烈讨论。现在这个名字上冠以“亚洲”名称的银行似乎越来越可能成为一个首次由中国主导的、真正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金融机构的发端。

美国《赫芬顿邮报》文章开头的一句话是:中国正在体验自己的布雷顿森林时刻,“一些事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英国等欧洲国家决定加入亚投行就是这样一个重大事件,这预示着美国世纪的结束,亚洲世纪的开端。”作为负责任的历史科普平台,国家人文历史今天特转载“布雷顿森林体系”相关文章。本文系201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成立70周年研讨会上内容,其中披露了该体系的部分细节,希望能对读者了解中国主导亚投行的历史意义有所帮助。

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主张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的“怀特计划”最终击败了提议设立超国家主权货币的“凯恩斯计划”。虽然布雷顿森林体系于1973年崩溃,但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仍是世界重要机构,因此美元霸权持续至今。

布雷顿森林会议

      71年后,在遭受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影响的全球经济始终未能复苏的背景下,对这场决定战后世界经济与政治秩序的会议的讨论逐渐升温。有学者以更别致的方式讲述这一过程——美国外交关系学会国际经济部主任、高级研究员本·斯泰尔(Benn Steil)以当时英美两国谈判代表,美国财政部的哈里·德克斯特·怀特(Harry Dexter White)与英国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这两位个性极端对立、出身与经历都迥异的人物为主角,描绘了为何凯恩斯富有远见的国际货币体系设想最终还是未能敌过主张美元全球至尊地位的“怀特计划”。
 
    斯泰尔披露,一手缔造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怀特,竟然是苏联情报人员,这个不为人知的细节影响了会议的走向,也影响到战后两项重要制度安排——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时至今日的人事决定。
    虽然美元与黄金在1971年脱钩,但让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担当国际储备货币,始终会对贸易世界形成巨大压力,而这个问题始终存在于现在国际货币体系的架构里。对此,斯泰尔给出一个现实的例子——现在全球经济都十分敏感于美联储的退市政策,受到最大冲击的国家是乌克兰,而表现最好的是韩国和中国。能够很好应对这些政策的国家都有三个特点,一是外来的金融资本占比较少,二是拥有庞大的经常账户项下盈余,三是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

布雷顿森林会议可以说是怀特和凯恩斯两个人的故事

本·斯泰尔

本·斯泰尔: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布雷顿森林会议在1944年7月召开了三周。这是1919年巴黎和会之后最隆重的国际会议,有来自44个同盟国的700名代表参加。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高度重视这次会议——他对国际金融体系兴趣不大,但他认为召开这样一次会议,是同盟国向轴心国发出重要信号。他相信这次会议能说服轴心国们,他们的挣扎是徒劳,来让战争早点结束。
    整个会议的细节由两个人决议,一是美国财政部长亨利·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一是他的副手怀特。摩根索并不够格成为财政部长——他没有大学文凭,他也自称是个种苹果的,但很偶然地成为罗斯福总统的朋友。因此,对经济一无所知的他,在担任财政部长的12年里(1934-1946),始终高度依赖怀特,而怀特很可能是人们所知甚少的20世纪美国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
    那时候的财政部,特别是摩根索和怀特两人,我称他们为经济决定论者。他们对于这次会议为何召开有着非常明确的一套理论。他们认为,1930年代早期的货币和贸易体系导致大萧条在全球蔓延,并且在全世界创造出一个痛苦悲惨的氛围,从而为大衰退和欧洲独裁者,特别是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出现铺好了道路。
    他们给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后他们着手准备做的事情,赋予了重大的政治涵义。他们希望通过建立一个固定汇率,来稳定货币和贸易世界。这个汇率是围绕着美元来的,将美元汇率牢牢固定在黄金上,也就是一盎司兑换35美元。美元将会在战后的货币框架中占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地位。而战后的两个关键的制度安排,就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他们的设想中,联合国是补充性的政治架构。
    但他们也有其他非常地缘政治的安排,说出来可能挺让人震惊的,那就是战时美国从来没把日本或德国,甚至苏联当作他们在世界舞台上的首要对手,他们相信战后一切会恢复正常。所谓正常,对他们来说,也就是19世纪末的世界秩序。他们认为英国人才是他们的“天敌”,才是世界经济和政治强国。因此在战后,英国人肯定要做点什么来恢复到过去的样子,想想他们控制了世界四分之一的土地和人口。所以他们决定在会上阐明英国在战争中走向破产的事实,来迫使英国对其政策做出彻底改变,以便美国在世界舞台上崛起为一个难以匹敌的经济和政治大国。
    怀特曾经在布雷顿森林会议后说,你要是跟美国代表团讲话,就会发现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大部分美国代表都是政客,而不是在货币经济领域训练有素的专家,因此其实在他们这里,货币经济只是达到政治经济目的的手段——怀特这么来说明为什么他会在那里。
    当时的会议上,凯恩斯是最为有名的经济学家,他剑桥毕业,出身于学术世家。美国媒体对凯恩斯非常着迷,他们对布雷顿会议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凯恩斯身上。他们未必喜欢他的想法,但喜欢凯恩斯发表观点的方式,而且这些记者对美国代表团没有太大兴趣,反而觉得英国代表团充满着思想的魔力。
    而怀特相形之下家境普通,他比凯恩斯小9岁,是立陶宛犹太人移民后代。怀特的父亲是五金店店主,在他9岁时就去世,母亲在他16岁时去世。怀特在哈佛大学读到博士,后来去了一个小的学校当老师。怀特是凯恩斯的崇拜者,在谈判前,怀特几乎病倒了,因为他觉得在凯恩斯面前根本没有底气。
    怀特把凯恩斯安置在银行委员会主任的位置上,不让凯恩斯染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战后的金融体系其实是要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建立的,也是凯恩斯强烈反对的。
    凯恩斯有不同的想法,他当时的设想是建立一个超国家的货币,叫“银行币”,他设想用这个货币来替代美元。大家也许还记得,周小川行长在2009年曾讲过,他说布雷顿森林会议当时犯了一个错,不应该采纳怀特的方案,而应该接受凯恩斯的方案。
    凯恩斯是英国政府派来当“乞丐”的,他也深切了解英国当时极度严峻的金融状况和迫切需求,但他毕竟不是一个职业外交家。他很希望人们能把他看作是推翻金本位体系的大人物,建立超国家货币的大经济学家。他最后之所以接受美国方案原因是,他认为这个体系一定会崩溃。
    怀特创立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让美国的孤立主义者无法接受,更让我们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建立战后国际金融体系的人物,实际上是苏联的间谍。从1935年开始,他就把一些秘密文件传递给苏联特工,还告诉对方,应该采取怎么样的政策应对,还把跟苏联有关的一些人安插到一些重要岗位。
    怀特本质上应该是反凯恩斯的,但实际上他又崇拜凯恩斯的思想,因为他羡慕苏联,被苏联的成就所震撼。严格来讲,布雷顿森林会议上,苏联的诉求很简单,就是要从美国那里得到优惠的贷款,对于美元与黄金挂钩,他们也是乐意看到的。因为苏联的黄金矿产储备也是很丰富的,正因为这样,苏联的任何货币思想,在战后体系中没有任何烙印,因为他们没有任何想法。

让一国主权货币担当国际储备货币是国际货币体系的根本性问题

张军:一些有智慧的经济学家很早就发现这个方案的内在缺陷。其中有一位是凯恩斯在剑桥的同事,詹姆斯·米德(James Meade),1977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另一位是哈佛大学的一位著名教授罗伯特·特里芬(Robert Triffin),他实际上在1950年于美国国会作证的时候,也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五年以后,就说一定会出问题。
    因为这个体系有内在缺陷——美元作为美国的主权货币,要跟黄金挂钩,发美元要用黄金储备,那么,其他国家只要手上有剩余的美元,一定会把美元卖给美国政府,然后把黄金拿走,最后这个过程就变成美国的黄金储备不断流失到其他国家去。所以他作证时候就警告说,这是一个悖论:如果美元要避免通货紧缩,就要多发美元,从而也就需要更多的黄金储备。后来我们也看到,确实这个缺口就越来越大,1971年美国认为没有办法再维持这个系统的运转,尼克松总统无奈就只能宣布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元就与黄金脱钩了。
    既然那个时候经济学家已经发现,IMF这个全球货币系统,即美元为主导的全球货币储备的缺陷——也就是黄金和美元不能同时满足条件。那么,到底1971年此前的25年,全球经济那么好,应该归功于这个系统吗?还是有其他更重要的经济促进因素呢?

本·斯泰尔:我想谈一下布雷顿森林体系和今天的联系。首先,布雷顿森林体系真的成功吗?许多人认为,所谓布雷顿森林体系存在的25年(1946-1971),是全世界经济复苏、贸易繁荣、乐观主义的一段时期,这其中理所当然有一部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功劳。
     但我认为并非如此,事实上,仅在三年以后,杜鲁门政府开启了马歇尔计划,其实是全面替代了布雷顿森林体系。马歇尔计划背后的政治思路和经济思路,很大程度上与摩根索和罗斯福政府的思路相悖。
怀特和摩根索对战后国际秩序的设想有四个基本信念:英帝国可以和平地解体;苏联可以成为和平时代同盟当中的一员;让德国解体,对德国去工业化;让IMF向一些国家提供短期贷款,复活全球的多边贸易。
而仅仅在三年以后,杜鲁门政府就全面推翻了这些设想。
   首先,英国不再被视为美国的对手,而是一个绝望的破产伙伴,需要被救助。第二,苏联不再是合作伙伴,而是必须遏制,如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那份举世闻名的报告所说的。第三,不应该让德国解体,对德国去工业化,而是应该把西德打造成西欧的工业引擎。西欧作为一个新的经济体,其实也是二战后美国提出的一个概念。第四,事实上没有国家向IMF借款,所有国家都破产了,因此美国别无选择,只有推行大规模援助,而非贷款,才能让世界经济和贸易复苏。
    事实上,布雷顿森林会议所提出的货币体系,直到其建立的15年后才真正开始运转——直到1961年,才有第一批九个欧洲国家达到了主权货币与美元兑换的资格门槛,而这个时候,布雷顿森林体系已经饱受压力。1971年,尼克松终止了这个制度安排,防止美国的黄金储备被套换光。
 
张军:虽然美元与黄金脱钩,但让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担当国际储备货币,其实还是会让这个所谓“不一致性”(inconsistency)问题始终存在于国际货币体系的架构里。
    有一个现实的例子,就是今天经常出现在新闻里的国家——乌克兰。一年前,也就是2013年4月,亚努科维奇政府和IMF谈判失败,关于一笔150亿美元的贷款。IMF要求亚努科维奇政府取消对能源部门的巨额补贴,这会导致民用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而乌克兰虽然经常项目赤字超过GDP的8%,但他们还是拒绝谈判协议,决定继续向外借债。他们发行了一个10年期125亿美元的欧元债券,以7.5%的年利率。一个月后,2013年5月22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发表了他那篇有名的退市讲话,非常谨慎小心地表示,在将来某一天,某个经济状况稳定的时候,美联储将会开启退出QE(货币量化宽松政策)。
    乌克兰对退市十分敏感,作为一个经常项目赤字超过GDP的8%的国家——这要比其他退市政策的受害者如印度、巴西、印尼、土耳其和南非都要糟糕得多。我们也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亚努科维奇被罢免,乌克兰还留在深重的危机中。当然乌克兰的问题是积累已久的,并不是美联储创造出来的,但确实需要考虑的是,如果不是去年5月的退市政策,亚努科维奇可能现在还在台上。
    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转向,并不是所有新兴经济体都会倒霉。受到冲击的国家,通常都有大量的外来投资和借债,而表现最好的韩国和中国,都有着大量的外汇储备和大量的外汇存款。于是IMF就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调查,所谓美国自2010年起的非传统的货币政策对新兴市场的影响。他们发现能够很好应对这些政策的国家都有三个特点,一是外来投资占比较少,二是拥有庞大的经常账户项下盈余,三是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
    我们从中可以学到什么呢?显然,在经济好的时候,发展中国家应该保持低汇率,以增加出口,但这种政策的含义,按照美国的角度来看,就叫作操纵汇率。因此美国国内有很强的声音要求对这些国家采取行动。这也是国际货币体系的根本性问题给整个贸易世界带来的压力。

张军:确实美联储的退市政策已经对全球经济带来影响。您特别提到乌克兰,其实这对整个欧洲市场的影响更大。因此我们也可以看到,美联储的退市政策——其实还没有退市,只是削减美国政府对长期资产购买的规模,已经对新兴市场造成那么大的冲击。
    其实这个根子就在,70年前,整个系统开始设定的时候已经埋下的种子——就是由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来担当全球的储备货币,这是不一致性的根源。这是凯恩斯在当年所反对,但是怀特所支持的。凯恩斯是想建立一个超国家的货币,但这个方案没有通过,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英国衰落了,而美国强势。
 
我们这个时代,是否可能建立新的全球货币体系呢?


本·斯泰尔:我们可以看到,当时布雷顿森林体系能出台,因为有两个国家需要这个体系。一个是美国,作为债权国,要在战后给其他国家提供短期贷款,通过这种方式恢复多边贸易。另外一个是英国,作为债务国,它希望借助这个安排,避免各国货币竞争。
    到了今天,我们看到,对于国际金融体系,最重要的两个国家是美国和中国。美国是债务国,中国是债权国。中国认为,目前的失衡状态,完全是由美国高度松懈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引起。这让我们不禁想起,当年美国也是这么对英国说的。
    当时,美国决不允许其他国家对它的政策说三道四。但是今天美国的反应,完全就是当年凯恩斯和英国的反应。美国认为,目前的失衡是债权国造成的。所以几年前盖特纳提出了一个封顶说,就是对美国顺差极大的国家,给予一个封顶,以防扰乱美国经济。这其实也是当年凯恩斯和英国在1944年带给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主意。因此,我们可以对比着看今天这个有趣的互动。
    从美国角度讲,美国更愿意也可以通过谈判,看人民币是否可以成为世界主导货币。中国的债券市场中,外国债券持有人非常少,即便达到5%又如何?如果能达到30%,那人民币的地位就不同了。目前,美国债券市场中,外国持有者占36%。人民币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就需要对它的债券市场进行改革,这样引来国际投资者兴趣。
 
张军:有趣的是,去看文献会发现,一百年前,也就是一战时候,美国GDP的总量和贸易的总量都已经超过了英国。就像今天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的货物贸易国,我讲的是货物贸易已经超过了美国。而GDP如果用现在新的物价指数来调整的话,中国其实很可能也跟美国差不多。
    但是实际上,英镑被美元取代的时间要远远晚于英国和美国的实力对比发生转变的时期,有人说晚了40年,有人说晚了55年。关键看你所认为的标志性事件是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一战时美国的经济超越英国以后,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情理之中,都是有逻辑的延伸,比如苏伊士运河的危机。所以在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时,很自然地,美国要拿出方案,要建立一个美元主导的全球货币的系统。尽管凯恩斯非常强硬,但英国的实力已经无法抗衡,在这种情况下,凯恩斯的方案没有通过。

本文综合自文汇报、观察者网等
作者:本·斯泰尔,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国际经济主任;张军,复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教授

关注礼德财富微信

扫码二维码添加礼德财富理财公众号,每天为您提供礼德实时动态,随时随地阅读。

下载礼德财富APP

扫码二维码下载礼德财富手机客户端,随时随地投标,手机理财更便捷!

礼德财富问答平台是广州礼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P2P理财问答平台。闲钱投资理财,就上礼德财富(leadercf.com)。
免责声明:理财咨询回答仅作交流学习,而非投资建议。友情链接请小窗(QQ:1007764766)
Copyright ©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礼德财富版权所有_网站地图